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  ×

    第435章 大結局,全書完

    如果說,他朱棣在這個世上還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這個小女人了吧!

    所以,自己現在忍辱裝瘋,就是為了能夠讓她過更好的生活。

    這個傻丫頭!笨女人!不知他是裝瘋,也還對他不離不棄的,真好!

    ‘嘶——’渾身的酸痛不適讓徐長吟驚呼出聲。

    徐長吟睜開了半睡半醒的眼,抬頭望向朱棣忽而又移開了視線,“你,沒事吧?”

    她為何不愿意看我呢?她連看我一眼都不屑,都厭惡了嗎?這無聲的對白,讓朱棣感到一陣心痛。

    他閉上了眼睛,不想讓情緒主宰自己的思維。

    沉默,一陣沉默。朱棣多次嘗試開口,卻還是以失敗告終。

    徐長吟實在受不了如此的低氣壓,打破了平靜,“我忘記你已經瘋了呃呃。但是你,要不吃點飯?”

    迎著朱棣那驚訝的目光,徐長吟將飯菜遞了過去。“額,這是我做的,你試試合不合口味。”

    長吟親手做的?以前她做的飯菜不是連她自己都不敢吃嗎?朱棣心中充滿了疑惑。

    徐長吟并不看他,快速的將飯碗拿過來。“快吃吧!涼了就不好吃了。再說,你應該需要補補。”

    “你!”朱棣猛地一把拉過徐長吟,將她按坐在椅子上。

    徐長吟一陣驚愕,趕忙推脫著,“這……”

    不是說,朱棣他瘋了嗎?

    難道因為他曾經造福過百姓,所以上天有好生之德,連他瘋了也和別人的癥狀不同?

    “乖!”徐長吟盯著朱棣那日漸消瘦的身體,皺著眉,將飯菜遞了過去,“和我一起吃。不許拒絕!”

    瞧著徐長吟語氣堅決,朱棣也不好拒絕,怕再生事端,默默地接過了飯菜。

    “唉!我都忘了,你已經瘋了。來來來,我來喂你!”徐長吟用手指著自己的嘴,慢慢的靠近朱棣。

    看著這樣孩子氣的徐長吟,朱棣不由得好笑。剛剛聽到什么‘我忘了朱棣你瘋了’之類的話而引起的滿頭黑線也一掃而空。

    徐長吟也慢慢的放松了自己,不再拘束,一口一口的喂著他,雙頰上染上了紅暈。

    “那啥,以后你也要多吃點,額,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樣了!”這番話,徐長吟說得十分不自在。畢竟,他們剛剛吵過架嘛!

    但是,眼前這個日漸消瘦的朱棣更讓徐長吟感到莫名的心疼。

    “你……”長吟這是在關心自己嗎?

    他們已經冷戰了這么久了,這樣的舉措讓朱棣有點受寵若驚,猛地抬起了頭,直勾勾的盯著徐長吟。

    被他盯得別扭,徐長吟撅起了嘴,“沒聽到就算了!”

    看來,這徐長吟是打算將小孩本質發揚到底啊!

    帝都,

    “皇上,據可靠消息——朱棣王爺發瘋了。”三名下屬跪在大殿上向朱允炆匯報著。

    朱允炆大力的拍了拍座子,朝下面的人吼道:“你確定他瘋了?!你們不清楚,我倒是很了解我這個四叔。他啊!多半是裝病。”

    皇上突然震怒也著實讓那個跪在地上的那三個下屬一驚,結結巴巴的問道:“不知,皇上的意思是?”

    朱允炆惡狠狠的盯著自己所坐的這把龍椅,忽然笑了,“我要你們控制北平王府,掌握兵權,掌握日常行政權,并把四王爺府的護衛精銳調開!”

    四叔,你別怪我!如果不除掉你,后患無窮啊!

    “圣旨到——任命謝貴任北平都指揮使,任命張信為北平布政使,任命宋忠率兵3萬駐守開平。”

    現在的四王爺府已是一具軀殼,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,朱棣也不打算繼續裝病了!

    徐長吟是非常的擔憂,這四王爺府現在是前有狼后有虎,而朱棣現在卻……

    唉!還是先去花園散散心吧!等下再思考對策。

    徐長吟呆呆的盯著眼前的人,她剛剛撞到朱棣了?

    “對不起啊!你……你疼不疼啊?”

    朱棣一挑眉,“要不你試試?看看效果。”

    “什么嘛!撞到了,我也疼啊!”

    不過,朱棣不是瘋著嗎?他怎么還到花園里來了?

    迎著徐長吟懷疑的目光,朱棣平靜的對她說著:“我好了!”

    “真的啊?”徐長吟激動得跳了起來,環抱住了朱棣的腰。

    建文元年,朱棣率領八百人在燕王府起兵。長達四年之久的“靖難之役”拉開了帷幕。

    幾次大的戰役獲勝之后,朱棣的將士們士氣高漲,反觀朱允炆,他卻變得儒弱起來。

    朱允炆多次派人送信給朱棣,希望朱棣息兵,但,此舉都被朱棣給拒絕了。

    想想朱允炆曾經對他朱棣所做的事情,簡直喪心病狂!他朱棣要是還不能站起來抵抗,保護自己的妻兒,那他才叫懦夫!

    還好,朱棣的起兵徐長吟是完全的支持的。

    徐長吟曾經說過:“朱允炆并非明君,這樣下去,國將不國!”

    所以,徐長吟曾諾過無論發生什么事情,她都會堅定地站在朱棣的身邊的。

    這幾年,她帶領著自己的兒女們支持朱棣堅守在北平府。

    在大軍壓境之際,也是她號召帶領全城的老百姓合力抗敵,幫助朱棣守住這個大后方,也守住他們的家。

    如今,有朱棣名字的后面也一定會跟著徐長吟。

    朱棣和徐長吟已經成為了這個時代的象征。

    “娘親,娘親!”朱高熾奶聲奶氣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著。

    “熾兒,怎么了?”徐長吟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,說實話,讓他們處在這樣的戰亂下自己這個做娘親的也確實是失職!

    朱高熾嘟了嘟小嘴,用幽怨的眼神望著徐長吟,“我都好久沒見到爹爹了!”

    原來,這小家伙是想他爹爹了!這倒是讓徐長吟感到意外。

    “你知道的,你爹……”徐長吟替他理了理衣角,剛想替朱棣解釋。

    “我知道,我爹忙!”朱高熾抱著徐長吟撒嬌起來,“娘親,你老說爹爹忙,是不是,是不是爹爹將娘親和熾兒給忘了啊?”

    徐長吟聽到了這話總感覺不太對勁,“朱高熾,這話你聽誰說的?啊?”

    “是一個叔叔和我說的!他還說,爹爹已經有了別的女人了,他不要我和娘親了……嗚嗚~”朱高熾越講越覺得委屈,在徐長吟身上嚎啕大哭起來。

    該死的朱允炆!想要破壞朱棣朱高熾他們父子倆兒的感情不成?!

    真是!居然朝一個孩子下手!

    徐長吟輕拍著朱高熾的后背,溫柔的說道:“熾兒乖!你還記不記得娘親留在這北平城是想要干什么嗎?”

    “恩。”朱高熾點了點頭,“娘親說了,要幫爹爹打壞人!”

    “那,熾兒討不討厭那些壞人?”她又道。

    “討厭!熾兒討厭他們!若不是那些壞人,就不會有這么多的百姓受苦了!”

    “恩。”徐長吟看向朱高熾的眼里多了幾分欣賞,這孩子!被他爹教得會關心百姓疾苦了,真不錯!

    她拍了拍朱高熾的頭,繼續道:“那要是有壞人讓你爹蒙受冤屈了呢?”

    朱高熾捏緊了拳頭,激憤的說著:“我就替爹爹打他。”

    過了好一會兒,朱高熾從那呆呆的狀態之下清醒過來。“娘親,我明白了!我以后再也不會這樣了!”

    看著朱高熾那張堅毅的臉龐,徐長吟不由心中一暖。她好像又看到了朱棣,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樣了?

    “王妃!王妃!不好了!”一婢女慌慌張張的向徐長吟奔來。

    “怎么了?這么大驚小怪的。”

    “敵軍來攻城了!!!”婢女急切的說道。

    “什么?!”徐長吟從座位上一躍而起,臉上不復剛剛那般平靜。“快帶我去!”

    徐長吟隨手抓了一名小將,問道:“百姓和將士們的死傷怎么樣?”

    “王妃!”那小將向徐長吟行了一個簡單的軍禮,“沒有戰術,死傷慘重!”

    “什么?!你馬上召集大將來這!”

    “王妃!”

    “王妃!”

    ……。

    “各位都到了?”徐長吟將大家聚集到一起,低聲的給他們分析著戰術。

    徐長吟望著那些個將士們問道,“都聽清楚了嗎?”

    “都知道了!”

    “好!那就都去做吧!”徐長吟將他們安排到了各處,自己守在城門上,充當指揮。

    “嗖——”成千上萬的箭雨噴涌而來。

    徐長吟指揮著將士和百姓們閃躲,自己卻中了箭。

    “王妃!”眾人們都著急的呼喊著她。徐長吟可是主心骨啊!她要是倒了那可怎么辦?!

    徐長吟當然也深知這一點,她為了避免擾亂民心,從地上爬了起來,一手將身上的箭折斷。

    徐長吟在眾人的期待下,微笑著,“我沒事!大家都各司其職吧!”

    “好!聽王妃的!”

    等大家都走了,徐長吟才慢慢攤開自己的雙手。

    那支箭上面沾染的是黑血啊!看來自己是命不久矣!

    哈哈!朱棣,徐長吟怕是等不到你來了。

    徐長吟檢查作戰,直到擊退了朝廷的軍隊,她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“啊——”她慘叫出聲,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徐長吟不安地動了動。

    眼前一片漆黑,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快裂開了。

    好疼!疼得她以為自己就要死去了……

    最終,徐長吟承受不住昏死過去……

    四年后,朱棣大敗朝廷那些走狗,兵臨京師,而朱允炆敗逃失蹤。

    朱棣登基大典那天,立即下旨要求百官迎回徐長吟。

    而這一天,朱棣也才得知徐長吟身中劇毒。

    “長吟!”朱棣沖過去,緊緊抱擁著徐長吟。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”

    徐長吟伸出手摸了摸朱棣的臉,頓時淚流滿面,“朱棣!”

    徐長吟直直的在朱棣懷中哭了起來。

    待她哭好后,才發現朱棣身著的是明黃的龍袍。

    徐長吟驚訝的看著朱棣前胸前那塊濕透了的地方,不由一笑,那可是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淚給抹上去的啊!

    “朱棣你……”徐長吟想到什么,隨即改口,“哦不!皇上吉祥。”

    說著徐長吟還真準備給朱棣來行一個大禮的,朱棣一把拉住了她。

    將自己的唇貼在徐長吟的耳邊,“長吟,我永遠都是你的朱棣!”

    徐長吟聽著聽著不由臉就紅了,耳根直發熱。

    過了好一會兒,朱棣正經的對徐長吟說道:“我要是幸為九五之尊,你,徐長吟就是我命定的皇后。”

    朱棣用雙手圈住徐長吟,繼續溫柔的說道:“所以,長吟!這個皇后,你當是不當?”

    “這……”徐長吟面露為難之色,畢竟,她一直沒在朱棣身邊,應該會有很多大臣不服她吧!

    “長吟!”朱棣拉起了她的手,“要是你不答應我,我就陪你浪跡天涯,這江山少了你,我不要也罷!”

    朱棣的這番肺腑之言著實侵入到了徐長吟的心里,她真的很感動。

    此生,居然會有一個男人會這么愛她!

    還沒等徐長吟開口,那些大臣官員們就按耐不住了。紛紛跪拜起朱棣和徐長吟來。

    “吾皇,萬歲萬萬歲!”

    “皇后,千歲千千歲!”

    為完成徐長吟能夠閱覽世間典籍的愿望,朱棣一登基便下令眾人修永樂大典。

    然而,幾年之后,大典還未修成,徐長吟卻因當年箭毒入骨髓而病逝。

    皇后死后,皇上悲痛至極,稱從此不再立后,而徐長吟亦被謚封為仁孝皇后。

    這便是仁孝皇后的一生。

    她愛一個人愛到了骨子里,而她的那位丈夫——朱棣,也傾其一生將她寵到了血肉之中。

    往后許多年,每每到徐長吟的忌日,朱高熾都會看到父皇趴在母后的墓碑前哭泣。

    朱高熾也沒想到,平常那個性情深沉叵測,喜怒不形于色的父皇會這樣不顧形象。

    也許,這就是愛吧!

    徐長吟在戰亂中替朱棣舍身,而如今,朱棣也為徐長吟守身。這也是他們之間變相的承諾!

    上一章 下一章

    發表評論
   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
  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  重庆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牛牛技巧大全 可以玩11选五的平台 481走势图 新疆时时现场开奖 新彊时时彩历史开奖查询 组选六玩法 捕鱼游戏英语怎么说 福内蒙古时时结果查询 秒速赛计划全天稳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