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  ×

    前言

    臨近成賢街的一條街道上,一隊神情肅穆的侍衛正押送著一輛囚車向前而行。

    囚車之中監禁著一名昂藏七尺、威目虬髯的五旬男子,身穿赭衣囚服,雙手雙足被粗厚的鐐銬鎖在囚柵上,但縱是如此,他挺得筆直的身軀依然那般威武不阿,不難看出此人定然是名鐵骨錚錚的好漢。他盤膝坐于囚車內,雙目緊閉,面色平靜,仿佛將赴刑場的不是自己。然而那已現銀白的須髯,隨著拂卷而起的落葉微微而動時,仍會讓人生出一股悲涼之感。

    街道上的百姓安靜的站列于兩側,靜悄悄的目送囚車緩緩前行,囚車所經之處,無不縈繞著讓人心情沉重的氣氛,更有甚者,已不忍的撇過了頭去。

    就在囚車甫經過的一間六韜書齋之外,兩名妙齡女子正站在屋檐下。

    站于前的女子穿一襲青衫,碧玉年歲,眉淺淡煙如柳,眸清幽深如潭,葇荑握著卷書冊,雖是于人群之后,遙遙望去,依然能感受到她滿身的書卷清氣。而她身后的女子則是婢子裝束,約莫同等年紀,梳雙鬟髻,生得杏眼桃腮,甚是伶俐。

    青衫女子似乎是聽到街上動靜方從書齋里出來的。她凝眸望向囚車中的男子,神情可嘆,微自低喃:“入陣破驕虜,威名雄震雷①。可惜了!”

    書齋老板此時從里頭走將出來,探首朝囚車離去的方向眺望一眼,亦是喟嘆道:“廖將軍這等功冠大明的名將,豈會真的狂妄至僭用龍鳳之物?可憐一代名將最終落得個被誣殺的下場!”

    青衫女子回眸,睨向書齋老板,檀口微掀,“今況逢多事之秋,郝老板不怕多言惹來災禍?”如今廖永忠將軍因擅用禁物而被皇上降罪處死,京城之中有求請者,亦同等降罪。平頭百姓們雖同情廖將軍遭遇,但也不敢再多開口。這郝老板倒是敢直言!

    那郝老板聞言一怔,趕緊四下瞧去,卻見并無旁人聽見,微吁口氣,連又將青衫女子往并無客人的書齋里請去,一邊陪著笑說道:“徐姑娘權且當作在下是夢囈之言,風吹過耳,風吹過耳吧!”

    青衫女子淺笑,清眸流盼,慢慢落至齋堂東面的壁案,其上醒目的擺放著一卷泛黃書冊。她緩緩笑言:“聽過且是無妨,卻也需有些甚么替代才是。”

    郝老板順目望去,當即明了其意,不禁是哭笑不得,無奈的一揖到底:“徐姑娘,在下已說過,這孤本《本草》乃是祖上所傳,是賣不得的!”

    那婢子在旁接話道:“郝老板,我家小姐不惜冒著被老爺夫人責罵的危險,前后出府來你這兒借了十余次書,你卻回回都以此話搪塞。而我家小姐也早已說過,不會讓你忍痛割愛,只是借閱數日罷了。”說著,她取出一只鎦金漆雕木盒,掀開來看,內里置放著一枚工藝精細的和田白玉童子,“這枚白玉童子也是我家小姐的祖傳之物,現押在你這兒,一物易作一物,你也不吃虧。”

    郝老板猶豫半晌,來回看了看青衫女子與那白玉童子。良久,終是一咬牙,收下婢子遞來的木盒,“好吧,徐姑娘既然有此誠意,在下若再拒絕,豈非太過不識好歹?”

    青衫女子見他應下,笑逐顏開,“郝老板大可放心,十日之后,我必完璧奉還。”

    郝老板小心取下那本《本草》,再謹慎的遞給了青衫女子:“請徐姑娘妥為保管。”

    “自是應當。”青衫女子欣喜接過,有些迫不及待的翻了翻書頁,繼而仔細收好書冊,回頭望眼大街上漸散的人潮,便又道,“時辰已不早,我且先行告辭。”

    “請!”郝老板送主仆二人出了書齋,直至目送二女的身影走遠了方退回堂內,直往堂后走去。

    堂后則是正廳,不甚大,卻透著書墨香氣,也甚為雅致。一方大漆嵌玉曲屏擺置在東面,遮住了視線,依稀間能見得紗屏后影影綽綽,看不清透面貌,只能隱約看見一張線條冷峻的臉廓。

    郝老板輕步入內,朝著屏后深施一禮:“王爺,書已交予徐小姐。徐小姐留下白玉童子為信物,約定十日后退還。”說著,他將青衫女子留下的漆雕木盒雙手奉高,屏后瞬即走出一名高大威猛、豹頭環眼的男子,從郝老板掌中接過木盒,再退回了屏后。

    須臾,便聽屏后傳來一記淡然而沉穩的男子嗓音:“明日起,你即可閉門謝客。”

    “是!”郝老板不敢置疑,躬身領命,而屏后男子業已起身,郝老板再抬頭間,已看不見屏后的身影。

    次月。卉木萋萋的京畿小道緩緩駛來一輛馬車,駕車的是位年輕人,頭戴方笠,青衣巾服,約莫二十來歲,長相頗是俊朗,膚色黝黑,一雙眼眸格外明亮有神。他一手持韁,另一手持鞭,突地扭過頭,朝車廂內大聲說道:“師父、師妹,已經出京,可要出來透口氣?”

    話隨音落,他身后的布簾就被一雙凈白的小手撂開,旋即探出一張皓齒明眸的小臉來,十四五歲年紀。她澄澈的雙眸中盛滿了不舍,朝車廂外四處探望一番,方縮回腦袋,轉首朝車廂內坐著的清癯老者說道:“師父,咱們下車歇息一會吧!”

    那老者倚榻而坐,一手持書,一手慢慢捋著花白的長髯,一派云淡風清的閑雅模樣,卻又見他臉上猶帶幾分蠟黃病容,一時間倒很難讓人看出他到底是位病者,還只是在臉上涂了層蠟黃的顏色而已。

    老者聞聲抬了抬眼,雙目透出睿智的光芒,他笑了笑:“瑤兒,咱們離開京城并不多時,你這會要下車歇息,是舍不得離開京城,還是舍不得蘇公子?”

    丹瑤被老者一語猜中心思,小臉登時一紅,低下腦袋,扭扭捏捏的道:“徒兒、徒兒并非舍不得離開京城,只是此次離京唐突,還未來得及與、與蘇公子告別……”

    話音越往后越發低微,老者一臉了然的捋須而笑。

    車轅上的年輕人探頭進來,打趣道:“師父,師妹早已是身在曹營心在漢,不如就讓她留在京城,省得過幾年我還得千里迢迢的來送親。”

    丹瑤被他一番笑弄,小臉頓時漲得更紅,直往老者身邊鉆,面紅耳赤的嬌聲道:“師父,師兄又欺侮我!”

    老者笑而不語,年輕人收回首,得意洋洋的揚聲道:“都說女兒是潑出去的水,你以后想讓我欺侮都沒……”話聲未完,他的笑臉陡然一收,沉聲說道,“師父,前面有人,像是在等咱們。”

    丹瑤聞言也沒了害羞的閑情,登時滿臉警惕的撂起車簾,順著年輕人的目光望去。

    就見十余丈外,無甚人煙的道路旁,依著古木榕樹筑了座六角涼亭,幾縷陽光透過樹隙灑落在翠綠碧瓦之上,倒也予人熠熠生輝之感。而就在亭前,赫然威立著兩名威武大漢,左邊的那位竟是書齋之中的魁偉男子。

    再往亭中瞧去,一方石幾旁,端坐著位一襲華貴錦衣的年輕男子,掐金絲的墨色披風靜靜垂落于地,腰間懸著一枚寶光流溢的夔龍玉佩,渾身透出一股讓人無法小覷的貴氣。年輕男子神態淡然的托著一盞碧玉酒壺,緩緩沏入自己對面的玉質酒杯之中,顯然是在等候著什么人。而就在他聽到轱轆轆的車輪聲后,漸漸抬起了眼眸,一瞬不瞬的投向了獨自駛來的馬車上。

    他清冷的目光淡淡掃過車轅上滿臉戒備的年輕人與探頭探腦的丹瑤,丹瑤冷不丁顫了顫,連忙縮回腦袋,回頭望向老者,“師父,看來這些人真是在等咱們。”

    老者已從簾間望見了那名年輕男子,他眸光微動,捋須而笑,對年輕人從容吩咐:“子游,停下馬車。”

    “師父!”刑子游皺起濃眉。

    老者朝他點了點頭,刑子游無法,只得在亭前數丈處停下。

    那兩名大漢立即走了過來,刑子游心神一凜,手中馬鞭橫握,身子則擋在了車廂前。兩名大漢對他這不客氣的架勢視若無堵,徑自拱手朝老者朗聲道:“我家王爺特來為劉大人送行,還望大人賞面!”

    兩名大漢的話讓刑子游與丹瑤一陣怔忡,王爺?哪位王爺?

    老者示意刑子游退下,含笑朝兩名大漢拱手道:“燕王殿下厚意,老夫卻之不恭。”話罷,他一拂袍袖,下了馬車,隨兩名大漢往六角亭走去。

    刑子游與丹瑤不約而同的望向亭中那名氣度不凡的年輕男子,面面相覷。

    原來,這年輕男子竟是當今的燕王殿下!

    老者從容入亭,笑聲健朗的施了一禮:“劉基參見燕王殿下!”

    此老者赫然就是帷幄奇謀、功冠大明的誠意伯劉基是也!

    朱棣起身親自扶起他,端起桌上的兩杯玉酒杯,將一只遞于他面前,淡淡笑道:“誠意伯出京甚為急促,我僅略備薄酒,聊以送行。”言語間,他并未對劉基一派病容,卻又精神矍鑠的模樣置以懷疑。

    劉基接過酒杯,泰然笑言:“老夫今落此境地,也唯有王爺會來送老夫一程。”話落,他昂首一口飲盡清酒。

    朱棣亦是爽快的一口飲罷酒,微側首朝二大漢略一點頭。

    兩名大漢領命,旋即走到六角亭后,那兒系著三匹駿馬。兩名大漢各從一匹駿馬上取下一只檀木箱,繼而捧箱回到亭內,放在了石幾上。

    “誠意伯離京匆匆,此微薄之物,誠意伯當要笑納。”

    劉基捋著長須,信手掀開左側的箱蓋,箱中輔就的紅絨上僅放著一只凈白玉瓶。他無聲一笑,又自掀開右側的箱子,里間一片金燦,整整一箱金子。

    劉基長須白眉間展露出一抹笑,卻是拿起那一只玉瓶,不疾不徐的道:“看來王爺已替老夫做足了準備。”

    朱棣再斟一杯酒,“誠意伯當年之恩,我不曾忘。今日送此二物,唯愿誠意伯此去能夠去危就安,平順安康。”

    劉基聽得他的話,長聲一笑,笑聲中透著早已洞徹生死的清傲:“昨日七尺軀,今日為死尸。劉基運籌帷幄,謀盡天機,今此老矣,圣上置如敝履,還何需籌謀那些?這瓶千機散,縱能讓劉基避去眼前一死,又豈能讓劉基避去心中生死?”話畢,他慨然將玉瓶往亭外擲去,玉瓶滾了幾圈,掉入了叢間的溪流里。

    朱棣表情無異,口吻仍是波瀾不驚,“既然誠意伯心意已決,我自不會再多說什么。不過,今日我尚另有一事相請。”

    劉基露出一絲諱莫如深的笑,似乎早已知道他此行目的:“老夫忝有一身推盤奇謀之術,可惜推算不了自己的命術,王爺依然信得過老夫之卦?”

    “徐汝,猗彼荑桑,是為后矣。”朱棣并未直言回答,只是淡聲吟出此句,“此句讖言為誠意伯所贈,我一直銘記于心。今次,乃是想請誠意伯能為我策得一字。”劉基有經天緯地之才,策術當世無雙,憑其妙算神通多次替當今圣上臨危化難,當今世人無人不曉,也無人會懷疑他的神機妙算。

    劉基看著他,“何字?”

    朱棣并未吐言,只以指醮酒,在石幾上寫下一字。

    劉基神情微有動容,續又恢復如常。他一瞬未瞬的盯住朱棣,朱棣依舊是淡然無異,只那一雙深銳的眼眸里透著使人凜然的威肅。

    良久,劉基慨然一笑,撩袍坐下,從袖中取出兩個紫竹杯珓。略有凝神,遂將紫竹片擲于幾面上。

    朱棣的目光緊緊定于兩片平平無奇的杯珓上,刑子游與丹瑤不知朱棣所策為何字,疑惑的在亭外探首探腦。

    劉基細瞧卦像,半晌方拿起兩片紫竹,抬頭看向朱棣,亦是醮酒寫下一字。字跡一筆一劃的顯露,然未等旁人看清那字,劉基已拂袖將之抹去。

    朱棣神情凝重的望著已無字的幾面,良久無聲。終于,他眸光沉沉而動,卻不露聲色的站起身,擲聲道:“朱棣今送至此,望誠意伯一路走好。”

    劉基不以為意一笑,拱手道:“老夫就此告辭!”

    “請!”朱棣親自送他而出。

    劉基與兩名神色各異的徒兒上了馬車,須臾,馬車已絕塵而去。

    馬車馳遠,偎在劉基身側的丹瑤奇怪的問道:“師父,燕王殿下占的究竟是何字?”

    “瑤兒,休要多問!”劉基難得肅顏,但下一刻他卻猛地劇咳起來。

    丹瑤嚇得俏臉一白,連忙拍著他的背,驚慌的嚷道:“師父,您怎么了?”

    車廂里的動靜讓刑子游趕緊轉過頭,一見劉基臉色蒼白的咳嗽不停,當即停下馬車,急聲呼喚:“師父,您沒事吧?”

    上一章 下一章

    發表評論
   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
  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• <li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li>
    <dl id="ygm56"></dl>
    <div id="ygm56"><s id="ygm56"></s></div>
  •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  <div id="ygm5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ygm56"><menu id="ygm56"></menu></input>
    玩时时彩高手盈利经验 德国赛车开奖 四川时时网站 网上投注彩票骗局 德国赛车是不是真的 最新河北11选5走势图 31选走势图及开奖结果 模拟城市5赌博 赢三张 北京赛pk10五码计划